起跑天堂

电视剧 > 剧情

详情
  • 国家/地区:大陆
  • 9.4
I.消失的黄色闪电   体育界里流传着一句话,不管多近的距离,多快的速度,没有起跑就什么都没有了,因此被誉为一切运动基础的跑步,便成为实践梦想的第一步,也因此,起跑天堂警惕着每一个朝梦想迈进的人。   尹振风原本是一位出色的短跑选手,和萧进两人成绩不相上下,互争第一,一个叫“消失的前进”速度快到几乎让人看不见,一个是“黄色闪电”跑起来有如闪电般令人目眩……两年前的大专代表队选拔赛极为开建,这不但是他们两个人之争,也是各界瞩目的焦点。因为据两人先前的练习成绩,在这场比赛中,他们其中之一或是两个同时都极有可能刷新国内百米纪录。   就在比赛前一天,医院告知其父亲病危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振风在病榻前向父亲承诺一定会让他看到自己第一名的奖杯。比赛当天振风因而得失心太重,没办法镇定,加上和尹振凤有六年情谊,如师如父的教练陆透因故晚到,在没人可以商量的状况下,凭着自己的直觉面对这场比赛,幸好不负期望,和萧进双双跑出破全国记录的成绩,振凤获得冠军,如愿以偿拿下一个第一名给爸爸看。   不料这场地四比赛后,振凤欲离奇失踪了,大会也以选手退出为由,改判萧进为第一名,其成绩10秒21为国内最新的百米记录。各界十分错愣,尤其是萧进,完全不能接受振凤凭空消失和突然其来的第一名,也因此他这次缔造出来的全国记录:10秒21,变成了他日后永远的瓶颈,永远只能接近,欲无法突破,即使之后的两年,他顶着这个光环,不断赢得各项大小比赛,登上最亮眼的体育明星宝座,他还是无法释怀,因为心底深处一直认为,这是尹振风所“让”给他的第一名。   两年后,李英的公司进攻运动饮料市场,看上萧进,希望由他来代言并拍摄饮料广告,因此派出夏树和温承来到萧进下塌的饭店洽谈合约,夏树在途中不巧与尹振风相撞而将手中文件撞散了一地,夏树因为捡文件而误将皮包放在路旁车上,此时车子开走夏树心急欲追回皮包,尹振凤欲已经代为追回了……振凤将皮包递给夏树时,不料夏树欲怒刮了振风一个巴掌,振风一阵错愣,夏树发现原来她打错了人,她以为振凤是她前男友阿宽,因为振凤与阿宽长的十分想像,夏树正想向振风道歉同时,温承电话催促夏树加快将合同送到,否则萧进就要走了……夏树接完电话后发现振凤已经离开,内心欲十分怅然,回饭店之际温承发现夏树脖子之间,还挂着当年阿宽送给夏树的定情戒指,所以当夏树与温承谈及碰到振凤之事,温承语重心长的劝夏树一定要将过去抛开,如果不抛开戒指它就会像心魔一般永远纠缠着她,永远也走不出另一个新感情……夏树决心抛开过去,欲在饭店的花园欲巧遇了振风,夏树为错打振风的一巴掌而道歉,夏树说:既然我要忘记过去,我又无法将戒指还给阿宽,那我就当作你是阿宽,我也就是把戒指还给了他一样,振风因而对夏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时两个人,一个出差到此地,一个刚被饭店辞退,谁都没想到他们还会有机会相见……。   当尹振风离开田径届后,完全排斥跟跑步有关的一切,因为阿San的关系,在健身房工作,但因不顾帮客人调整跑步机而经常被投诉。他的好友,也是饭店健身房经理San虽然了解他的心情和处境,但欲帮不上他的忙,知道表妹打工的健身房缺教练,就介绍他到那里工作,于是振风离开了藏匿两年的饭店,来到韩子婧打工的健身房,并和智楠、胖胖合住在一起。   这间三个人住的房子,本来只有胖胖和智楠合租,因为智楠的爸爸李英强要智楠接管公司,智楠和爸爸闹翻,李英断绝他的经济来源,智楠身上的积蓄只能维持两三个月的生活,于是和胖胖商量把原来做智楠游戏间的房间租出去减低开支。两人出外去发房屋招租传单时巧于振风,因为找不到房客,虽振风付不出太高的房租,两人还是愿意租给振风,条件是振风要交押金并兼任“阿姨”擦地、倒垃圾……振风于是住进来。   智楠陪他死党胖胖到运动场上欲为胖胖心中的偶像韩子婧拍照,恰好听到陈军对子婧的一番表白,智楠因为陈军的表白十分拙劣而嘲笑了一番,智楠和子婧、陈军三人从此结下梁子……   两人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极差,子婧看不惯智楠的自大,智楠也受不了子婧的自以为是,本来注定各走各的阳光道和独木桥的两人,欲因为子婧的死党小乐很爱打电动玩具和摄影,经常和胖胖搅合在一起。有一天,她拿着新碟片来找胖胖,正好从窗外看到子婧练跑经过,要她上来玩,子婧不肯,和智楠一番唇枪舌战后跑走。智楠看着子婧跑步的画面,一时兴起,拿起胖胖的摄影机,拍了张子婧的照片。胖胖看到照片,感觉不错,就以智楠的名字将照片拿去校刊参赛,居然得奖……引发后面一连串事件,让两个人继续纠缠,也让一直想要追求韩子婧的陈军对智楠产生莫名其妙的敌意……   智楠自幼有个习惯,就是当他心情郁闷时,一定要用跑步来发泄自己的情绪,李英因为智楠没有接受他的安排出席新闻发布会,父子两起了极大的冲突,智楠愤然跑出……途中碰到了带有酒意的陆透,陆透惊讶智楠跑步的速度及潜质,抓住智楠要智楠接受他的训练,他要智楠成为第二个黄色闪电……   陆透早年因为运动伤害,无法再跑转当教练,遇到尹振风之后,就把自己无法实现的跑步理想放在振风身上,所以当年一手培养的尹振风突然消失时,他错愣不已,同时更想要培育出另一个“黄色闪电”……可惜自振风消失之后,陆透常常喝醉酒而遭学校辞退,因为这样他开始消沉,直到看到李智楠,整个人才又重新充满斗志,他相信智楠一定会成为第二个“黄色闪电”……   智楠原本对陆透没什么好感,一致认为一个酒鬼怎可能是一个教练,而且他从没想过,要当一个跑者所以当他看到陆透这样对他苦苦纠缠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怀疑他有问题……但陆透却从来不灰心,不断帮他搜集比赛资料,智楠后来发现原来参加跑步比赛可以拿奖金当生活费,还是李英赞助的奖金,一想到上台领奖的时候一定气死老爸,有种报复的快感,因为欣然同意……按   振风进入新的健身房工作,还是不愿调整跑步机,韩子婧上前协助,并示范给跑步的客人如何政府的跑,和客人的谈话中,子婧说出自己是跑者,引起振风的注意。再一次搬运东西的时候,韩子婧逞能差点摔倒,振凤出出手相救,并训斥她:作为一个跑者,应该要知道保护自己的脚。韩子婧因此对振风开始产生特殊的情感……   就在智楠努力练跑的同一时间,李英却反悔想要抽出赞助大专运动员田径赛的预算。夏树相当震惊,不断说服李英这是整个行销计划推动的第一步,但李英不为所动,希望把这笔费用挪来填补萧进拉高的广告费用。平时明事理的夏树却因此和李英僵持不下,温承很好奇夏树会这么坚持的原因。夏树告诉温承,不论艺术或是体育都是人类生活的高度表现,这些在商业社会里都是需要赞助和支持的,这是她作为一个商业人士能对社会秉持的一点回馈,并且她也希望藉此扭转李氏企业的公司形象。   温承虽然被夏树说服了,可是李英没有,就在夏树苦恼的时候,尹振风与她同在一个咖啡厅用餐,但两人并不知道……振风正好听到夏树这番论述而寻声找人。在夏树到咖啡厅外接手机的时候,瞄了一下夏树的赞助企划书,在“赞助利益”一栏底下写上了“体育经济”四个字,然后离去。夏树讲完了电话回来,见温承来到,以为这四个字是温承的提醒,感到高兴……最后,夏树果真以体育经济的角度,说服了李英继续赞助大专的运动员。   智楠在陆透的指导下大有进步,对于即将到来,比赛颇有信心,相交之下,一直是跑者的韩子婧却怯场许多,每次面对重要的比赛,韩子婧都会无法克制的紧张。因为同在健身房工作,振风知道她是跑者,对她有种关心,安抚她的情绪,但还不够有用,就在上场比赛前,韩子婧的紧张被智楠看穿,智楠用激将法激起韩子婧的斗志,让子婧顺利的发挥潜能,夺得女子组冠军,从此被体坛人士看好。   但智楠的比赛结果却没有想象中顺利,他没有拿下第一名,输给陈军,用第二名身份拿过父亲颁发的奖状将近,心理不是滋味,表面上看起来李英对智楠仍然不屑,但私底下,李英要夏树去安慰智楠。   因为夏树与智楠的姐弟感情深厚,所以他们一直有习惯性的亲昵动作,夏树至智楠家时,因为手中的食物掉地而蹲下去捡食物,振风恰巧有事要外出,两人又在相撞之下见面……夏树更压振风与智楠同住竟然一个屋檐下,振风正恰巧有事要外出也没多加解释,于是独留夏树在屋里等智楠……,夏树帮忙智楠收拾房子时一不注意,把振风的码表甩进垃圾桶里,振风自外返回发现码表不见了,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寻找……夏树见状觉得很不好意思,为了帮忙找回振风的码表,四处奔跑,手还擦伤了,振风对夏树不顾及垃圾场的脏臭拼命寻找码表而感动……振风背着疲惫不堪的夏树回家时,振风第一次将码表的故事说给夏树听,但没想到疲惫的夏树却在振风的背上睡着……振风对夏树的情感是第一次流露出来……。振风不忍叫醒夏树,于是让夏树继续睡在沙发上,进屋拿药帮夏树敷伤却发现躺在角落里的戒指,振风看着戒指看着沉睡的夏树,内心交织着复杂的心情……。   II.明日之星   韩子婧终于渡过个人短暂的黑暗期,再次创造了个人记录,可是却无法消化大众媒体报道的压力和期望,智楠想要安慰子婧,却看到陈军鼓励她,心理莫名失落,这时好象稍稍意识到自己对子婧很在乎。   智楠电玩设计获得第一名,成为风云人物。可是智楠看见落败的人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不开心。颁奖典礼上,智楠听见第二名的努力过程,知道这场比赛对那个人很重要。典礼结束后,智楠私下找到第二名的得奖者,便把电玩奖杯给了第二名,说他也很优秀,应该得到这个奖杯,没想到反而造成第二名恼羞成怒,认为智楠看不起人。那人把奖杯摔了。智楠错愣!   面对这样的情况智楠感到失落,再次藉跑步发泄情绪,决心从此不参加任何比赛。振风提醒他,说比赛并不是要打败对手,是与自己比赛,任何事情都是……除非你对对方有恨!   智楠这时隐隐体会到,他对跑步不能放弃的原因,是跑步这件事情对自己的挑战比跟别人竞争重要,所以他犹豫要不要参加学校短跑代表的选拔赛并和陆透和好。   寻求不到陆透的指导,加上智楠莫名其妙不理她,韩子婧独自在偌大的体育场练习跑步,陈军在一旁叫她,她也不答,感觉到跑步的孤独。   李英意欲急速扩张公司,温承不赞同,虽然最后温承妥协了,却被夏树看到他与对手公司的人洽谈,怀疑温承想离职,温承对夏树表示,他不是这样的人,并要夏树可以好好的把这次的广告完成,因为这对现在的李氏企业很重要。   夏树对广告一事不敢掉以轻心,虽然萧进已经同意拍摄,但拍摄日期一改再改,他的经纪人又不好沟通,即将到来的拍摄日已是广告上档前的一个礼拜,也是整个拍摄小组、导演最后可以配合的档期,因此她知道这天的拍摄只准成功不准失败。没想到萧进的经纪人杨棋太贪心,同天安排两个活动,让萧进来不及赶到现场拍摄,盛怒下,导演决定利用刚刚无意中拍到的画面来剪接就好,夏树一看,画面中的人居然是振风……   广告顺利剪辑完成,效果很不错,夏树赶在上档前找振风签播同意书。振风一听公开放映的广告带立即变脸,要求夏树把广告抽掉,夏树不肯,振风十分震怒,要夏树负全部责任夏树看出振风对于媒体这件事有了奇怪的心结,只是不断道歉,两人本来惺惺相惜的情感,现在却变得有点疏远……两人都是痛心,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解决。   夏树看到振风的断然拒绝的表情,毅然决然的把广告抽掉,请智楠帮助利用动画做了一支CF顶替。事后,李英气坏了,把夏树停职一个月等待处分。温承在公司的身分……夏树第一次见到温承以如此严厉的口吻来质问她,夏树却表示自己会这样做是为了公司也是为了自己。难道要她仅顾及公司的利益而忽略了别人的感觉吗?……   后来夏树发现,温承的心情不好似乎和他与女友苏盈不断争吵有关,因此对他的质问多了一点体谅……持股我知道了夏树为了广告事件被处分深感歉意,特地约了夏树想安慰夏树,没想到夏树第一次在他面前喝醉陈述她与阿宽的感情并向振风要回她托振风代为保管的戒指,夏树在酒意中透露出对振风的感情,但振风却怀疑夏树对他的感情是否还是阿宽的影子。   广告播出后,陆透发现了两年前失踪的爱徒,振风的踪迹,他十分想见振风,但又觉得自己现在一事无成,和过去的意气风发相比惭愧不已,因此只敢在远处看着振风。振风发现陆透的存在,主动上前化解了两人的心结,但面对陆透要他继续回到跑道的提议却强烈反弹。   萧进也因看到广告,感觉过去的恶梦终于追上来了,自己第一名的位置又要被抢走了。因为解决自己这样的自我折磨,萧进决定找振风再来比一场,好消除自己心里的不安。   萧进来找振风的时候,振风从健身房出,两个隔着街,发现对方,在街的两边对视。就在这时候,同时看到路口中间一个老婆婆有危险,绿灯一亮,两人同时向前奔去结果尹振风先到,使萧进内心更加感到恐惧,怎么在两年后,自己还是输给尹振风?………   振风在这次搭救老婆婆的过程中,本来是没事的,但是因为急停下来的车子,突然又滑动,辗过振风的脚,造成振风脚意外受伤!就振风在医院检查的时候,当年帮他父亲急救的张医生看到振风,想到什么,急急忙忙拉住振风,告诉他,他父亲当年要他转答遗言,振风的爸爸要张医院告诉振风:跑!不要被打倒,振风你要一直跑下去不管发生什么事,爸都相信你!你答应要给我看你得第一名的!直到这时,大家这才知道,原来振风身上不会动的码表就是振风爸爸留给他的。当张医师说完振风爸爸的遗言,振风心情激动,码表掉到地上,居然神奇开始跳动,好像象征着他爸爸要为振风计时一样。   于是振风在欠爸爸一个第一名的心情下,决定重回体坛。为何张医生二年后才告诉振风父亲的遗言?因为振风当年处理好父亲的后事就消失了,张医师来到护理站时,振风已经不知去向,他不知道该怎么找振风;这次拜他送老婆婆进医院,才有机会转述保留了两年的遗言。   同一时间,温承再次和对手公司的人见面,又被夏树看到。有正义感的夏树再次跟温承确认,温承还是表示不会离职!并表示,其实他跟对方公司故意保持接触,实际是要了解对方公司正在做什么。夏树感动温承对工作的认真,对感情的执著,说他羡慕他的女朋友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温承笑而不语。温承告诉夏树,他和女朋友分手了,但不管夏树怎么过问,温承都不肯说原因,夏树责怪公司,都是公司让他花掉太多时间,温承依然温柔地笑而不语,只肯说分手的原因是他说错了一句话。   就在振风决定复出的时候,振风的报告出来了,没想到医生宣布振风无法再进行跑步这样剧烈的运动,振风无法接受这项突如其来的恶耗,心情低落。连续多日来的夏树陪著振风,夏树已经成了振风心里的寄托对象。这时,振风想找夏树倾吐,可是夏树却怕温承和女朋友手手心情不好,而陪著他。当温承散步送夏树回家,振风看到………   在振风遭受可能不能跑步的煎熬,智楠也犹豫要不要放弃跑步,因为之前设计的电玩很成功,加上后来的CF广告也让他做得得心应手,电玩公司和姜董想跟他长期合作,这很值得高兴,而且这样他就可以大声跟李英说,我玩电动玩具哪里没出息?现在我赚大钱了,但是不,不知知道为什么,他对跑步竟有一种放不下的心情。   同样的,韩子婧这时,也发现自己面临瓶颈,再次请求陆透来训练她,可是陆透却说: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你想要成为顶尖跑者的决心如何,但若下了决心,你要有不成为女人的准备………子靖错愕。   振风的消失引起了众人惊讶,以为他又会像两年前那样不见,在遍寻不到振风之后,韩子婧忽然想到振风会不会去找他表哥Sam,就是之前工作的那个饭店健身房经理。韩子婧独自一人来到饭店,找到振风,用跑者身分请振风回来面对一切,振风终于被说服了。面对自己的伤,积极治疗,并希望陆透可以指导子靖,他不在了,振风可以继承他的志愿好好培养下一代优秀的跑者。并且告诉振风,为什么他对训练韩子婧有迟疑的原因,就是因为女性选手到了一定年纪,为了求成绩,必须让身体更加锻炼、肌肉更加精瘦,强力训练的结果,会让女性特征渐渐消失。韩子婧得知后害怕自己身体的变化但又想跑出更好的成绩,内心十分矛盾对智楠倾吐,埋下智楠之后决定,放弃和电玩公司一起开发新电玩游戏的机会,参加区运。这个举动让刚刚对他有一点信心的李英比以往更加失望,完全不能了解为什么自己的儿子要这样糟蹋自己。不知道是因为和女朋友分手心情不好,还是其他原因,温承采购原料错误,害公司损失五百万本想辞职,但却被李英留下,李英向温承表明了现在他损失了五百万但温承辞职后就无法证明温承的价值是多少?如果留下来可以证明温承的能力是值多少钱?李英的宽宏大度,让温承感激在心,但温承的这个错误决定其实埋下了李氏之后财务危机的因子………   夏树在街上忽然巧遇温承的前女友,询问温承所说的“说错一句话”到底是哪句话,是不是我不爱你了?苏盈这才告诉夏树,你是真的不知道对不对?夏树摇头,苏盈说起我怀疑了很久了,终于有一天我问温承他是不是喜欢你?他回答我,对不起,他就是说错了这句话…这句话比我不爱你更加伤害一个人。   夏树这才知道他们分手和自己的关系,他才知道温承竟暗恋自己很多年了,面对温承的感情,她不知道如何处理。在无助的情况下跑来找振风,振风却是因为自己的前途未卜,为夏树著想,没有给予夏树正面的回应,只告诉夏树,你喜欢谁是你自己决定,夏树勇敢地告诉振风,她喜欢他。   振风听了没有多余的回应。   幸好不是所有的事都是坏事,智楠和子婧在区运选拔赛中竟双双得到冠军,胖胖拍的照片参加比赛也纷纷得奖。更令人高兴的是,振风的脚初步评估恢复的机会很大。   Ⅲ 成年礼   就在智楠决心要往田径界冲刺的时候,李英的公司终于爆发了财物危机。   李氏原为传统产业,跨足饮料界意欲转型争取更宽广的经营,但因李英急于膨胀,投资过大,资金调度一向不充裕。温承希望李英缓下扩张公司的脚步,但李英却决定跟银行贷款继续赌下去结果第一波产品失利,大批的贷款没着落,李英因此心脏病发住进医院,持续错迷不醒。银行不负责人无法负责为由,不愿展延李英的贷款,让李氏企业财务状况更加严重,一星期内需要有五百万现金周转。   智楠得知爸爸病倒,对于要接掌爸爸职位稳定公司状况充满了恐具,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躲想来。智楠的反应被振风严厉的骂一顿,要他不要再逃避现实世界,该长大了。智楠这才说出,他一直知道自己比别人优秀,也看到别人因为要和他竞争花了多大力气,所以从小时候有一次看到自己要好的朋友因为他竞争第一名失败的样子后,他就不再与人竞争了。而另一个原因是,他害怕万一有一天他发现,原来自己不像大家以为的那么优秀,他该怎么办?振风以他自己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和智楠分享,告诉他,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可以解决问题的黄金时间溜走。智楠想通,决定为父亲出一点心力。   智楠向一直希望他加入团队的电玩公司的姜董预支下个游戏的酬劳,姜董二话不说答应他借他五百万但以惜才为由,希望签下智楠的终身约。智楠虽不愿断送自己一生的自由和梦想,但为了父亲,还是决定去签约。就在这时温承出现,阻止了智楠,告诉智楠这不会是李英希望他做的事,并表示公司的危机他会找到办法解决的。   智楠相信他,但没想到接下来夏树发现温承和对手公司连络频繁,然后突然迅速提出辞呈。夏树十分痛心,质问温承,你不是答应过我和董事长,你绝对不会离开这家公司的吗?温承说,那是因为我觉得我留在这里可以帮上忙,可是当情况转变成,如果我必须要离开才可以帮这家公司,我就不得不离开了,原来他向不断挖角他的公司提出跳槽的条件是:借给李氏公司五百万帮他们渡过财务危机。   他告诉夏树,有时候不见得是同伴才是可以帮助你的人,有时候,跟你一起竞争的对手或是称作敌人的人,更可以刺激你更加精进。或许现在我离开,看似敌对,但是只要让我们的敌对变成一种良性竞争,这样我们还是一起并肩向前迈进。夏树最后回应温承一句话:我亲爱的敌人,加油了!我等著和你上场竞争。   温承决定跳槽到对手公司时也和智楠谈话,告诉他,人生所有谓的“阶段性任务”,人的一生不只有一个梦想,你会希望自己是一个好情人、好爸爸,或是什么伟人,每一个梦想都有一个天堂,不同的梦想会带领你到不同的天堂,但是天堂都要等你跨出脚步去追求,才会越离越近。温承的这番话,让智楠了解到阶段性的追求理想的可能性,于是他知道自己其实可以同时放手去设计电玩、去跑步、去接管爸爸的公司,这都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时间上,或许一次只能去实践一个梦想,追求梦想不可能完全失败,所以他也不再害怕竞争了,因为那会让他变得更好、更强壮!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胖胖,他稳稳地朝他的理想:成为一个摄影师去努力,或许他没有特别优秀的天份,但智楠在他身上看到自己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认真跟努力。   振风、温承的谈话,胖胖的成功和李英大病,等于给智楠一个成年礼,让智楠更加成熟………   李英大病之后,发现其实人生许多事都是无法预估的,就向尹振风曾为智楠的事与他深谈过,他是无法为智楠安排所有一切,因为李英一直害怕智楠做事老是三分钟热度,所以拼命为智楠去扩充公司,想让李氏企业的根基更加稳固,这样不论智楠及公司所有的员工都不会没饭吃,但是现在反而……李英知道智楠不是很喜欢管理公司,但因为他而放弃了他自己的喜爱,所以要夏树瞒着大家帮他演一出戏,他故意栽脏智楠有重大业务缺失,然后把他赶离公司。夏树问李英就算是要让智楠重新回去跑步,为什么要做到这样,李英说,如果我不赶走他,只叫他去跑,他心里就会负担,觉得抛下我不应该,这是我唯一想到可以让他自由自在尽情发挥自己能力的办法。   智楠懂爸爸的心意,决心用成绩回报爸爸的苦心,要找陆透,请他再次指导,未料,陆透突然过世,引起大家惊愕,振风接继起陆透的遗愿,担任智楠的教练,展开魔鬼般的训练,自己也努力不懈,持续复(健?),两人决心一起重回跑道上……   李英听从夏树的建议,赞助田径邀请赛,并设立短跑基金培育短跑道手,让更多想跑步的人的梦想可以实现!不必再为生活上的经济条件而妥协梦想。同时,离职的温承因为已经和女朋友分手,又不再和夏树同一个公司,所有的心里包袱全没了,开始对夏树展开追求,令振风平静的心起了一点涝涟渏,开始怀疑起自己一直自信着夏树喜欢自己的判断出错了!   Ⅳ美丽的丑陋   在振风脚伤好了之后李英公司赞助的田径邀请赛,和振风双双进入复赛,但智楠发现振风的脚还是没有完全好,为他担心,但振风却要智楠不要张扬,因为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机会了,就算以后不能走,他也不会遗憾。   李英决定把公司交给夏树管理,夏树不敢接受,李英告诉夏树,他努力经营这家公司很大的一个原因是怕智楠无所事事,将来无法靠自己生活,但是现在智楠已经找到自己的目标了,将来就算不跑步,他还可以设计电玩,所以他应该退休了,当一个全职跑者智楠迷,也尽一下这几年未尽的父亲职责。   夏树出任公司执行长的职务,在一场研讨会遇见温承,两人以敌对公司的两个经营者身分相见,感觉非常奇妙。夏树拒绝了温承的表白,温承说感觉我们两个现在不像敌人,比较像是两条平行线了。夏树心里难过,温承开玩笑地安慰夏树,幸好我已经离开了李氏企业,不然现在这么尴尬,搞不好我们两个其中一个会离职!夏树笑,温承要夏树好好保重,因为他被拒绝了,以后他再也没有资格照顾她了,夏树哭泣着微笑,祝福温承早日找到更好的女孩子。   韩子婧为了更突破秒数上的进步,拼命练习,陈军要子婧引出体内的野性,不要为心有旁鹜。子婧试过,发现她没办法,因为她没有那么坚强,她没办法面对压力,面对媒体、面对过多的期待,她找智楠哭诉。智楠安慰她,告诉她,不要这么勉强自己,现在由他来帮她完成梦想。他要子婧快乐地跑,不要跑得那么有压力,她的梦想他会帮她完成。   邀请赛终于进入最后复赛阶段,萧进为了消除自己多年的阴影,自愿下场和振风比赛,振风以一秒多输给萧进,萧进获得分组第一,十分高兴还安慰振风说他两年没输是正常的。没想到隔天的报纸,却用了斗大的标题刊登,另一个田径奇才尹振风,消失体坛二年多,带伤复出后居然只以一秒差输给萧进……杨琪因恐萧进的地位因振风的再度出现而不保,于是捏造了是非向媒体透露了两年前的黄色闪电的秘密……原本只是恶意的黑(函?),但没想到竟真的意外抖出振风两年前参加国家选手队代表权比赛误服禁药的事。   当天陆透缺席。振风的爸爸从医院请假出来观看比赛,振风答应给爸爸一个第一名。但振风却因为感冒,感到身体不适,几经挣扎,振风决定吃下使用药单外的可能含有禁药成份的感冒药。结果药壳没有丢进垃圾桶,被一个大会产选委员看到,紧急连络陆透。在振风跑完比赛获得第一,正要与爸爸庆祝之时,被大会评委会的人带去验尿,振境内外的爸爸因为看到这一幕高血压发作送医。   检查室里,振风初小被验出服用禁药,陆透狠狠地把振风骂了一顿,说他做了这种事,根本没资格再站在跑道上,振风反过来质问陆透,那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陆透无言。评委会问振风是不是误服,振风正巧接到医院来的电话通知爸爸病危,没有说明就跑走。为了保持运动员的生涯,评委会决定事情在未得到振风证词前,先取消振风这场比赛的资格,但不对外公布振风服用禁药的事件,由当天比赛第二名的萧进(?)补为第一名。   事后,振风面对父亲因为看到自己服用禁药被取消资格而高血压发作,教练不信任他,说他没资格再当路者,加上他一生最大的梦想:当上他一生最大的梦想:当上国家代表队选手也落穿,他决定以后再也不要跑步了,于是消失在体坛,好逃避这段灰暗的过过去,这也就是为什么知道夏树公司的广告要公开上映有那么大的反弹。   禁药事件一出现,大家原本以为振风会意志消沉,没想到振风却意外开心,他表示这件事情被揭发了,他才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如果事情不是这样被发现,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告诉大家这段过去。所以振风勇敢地面对禁药丑闻事件,出面说明,向大家道歉,说自己年轻不懂事,为求成绩不则手段,服用了药单外的感冒药,以为如果没有被检查出就没事。他说之前他觉得自己很倒楣,但现在,他觉得这是自己心存侥幸污蔑了运动精神的惩罚,但两年已经够了,所以他现在要勇敢地站出来,再一次比赛。   振风的说明赢得了大家的掌声,萧进听了振风的说明,也开诚布公地对振风说明这两年来心里的阴影,因此两人决定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在公开赛最后对决里一起把两人心里的阴影消除。   赛前,在休息室里,振风的脚伤发作,痛不可抑,韩子婧劝振风多服用一点止痛药,振风坚决不肯,因为他不要再让任何一个原因阻挡了他的跑步之路,而且运动本来就是挑战人类体能的极限,而且今天我受伤了,跑输了是应该,任何为了赢得胜利而扭曲“胜利”这个意义的事,我都不想再做了。   另一个地方,夏树带着短跑基金的企划书来温承公司向他提案,温承惊讶,夏树表示,敌对的公司其实也是事业上最佳的伙伴,就像赛路有竞争才会有前进的动力,我们不会是平行线,要不要有交集,都看我们要怎么做。   于是两家敌对的公司第一次协手合作一项大型公益活动,赞助体育活动。   夏树、温承、李英、小乐、子婧等人都赶来看智楠和振风的复出之路,不管怎么样,大家都知道,他们正迈向他们的理想。   而这些大家奋斗的过程,都被胖胖的摄影机捕抓,并以体育界流传的一句话来替他们的摄影展下标题:   一旦开始,你就进入了跑道,慢慢你会接近终点,那个温暖充满理想的地方,只要起跑,就一定会到达,我们叫他起跑天堂。

发表短评(已有102条评论)

猜你喜欢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