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哈佛路

9.4

她的爸妈都是毒虫,妈妈患了精神分裂症,双眼失明,后来死于AIDS。住过收容所,也睡过地铁站,从来没有一个象样的家 详情>

她的爸妈都是毒虫,妈妈患了精神分裂症,双眼失明,后来死于AIDS。住过收容所,也睡过地铁站,从来没有一个象样的家的她,青少年的岁月多半是在慌乱的流浪中度过的。偶尔,她还要扮演大人的角色,回去照顾她的爸妈和姊姊,多少次,她流泪坐在妈妈的病床前面。她身边的人,多半是遭遇不幸的人。同侪暴力、性虐待和精神疾病。一日复一日,她活在一个没有希望和梦想的世界里。   “每天起床,我看见的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好像都披着一层膜,无法穿透。这种感觉很奇怪,有点悲哀,可是没有办法改变。”   奇怪的是,贫穷和负面的童年经验,并没有让她变坏或者失去希望,隐隐约约之中,她一直都知道,在她生长的环境之外,其它人所过的,是很不一样的生活。而她知道,只有想办法脱离现在的环境,才有可能到那个新世界去。母亲死后的几个月,在没有经济来源、没有精神鼓励的情况下,她自己一个人,申请进入一所私立高中,因为她相信,读公立高中并不能帮她跳出贫苦的轮回。开始念书之后,她还是没有地方睡,还要在肮脏的洗碗槽前面,一面工作赚微薄的薪水,一面念微积分、几何学。   她身边的所有亲人、朋友全都告诉她,没有用的,不要痴心妄想进大学。可是当她拿到班上第一名,得到机会参观哈佛校园的那天,她就狠狠地发誓,要成为哈佛的一员。那天,当她看着走在哈佛校园里的男男女女,心里不禁问自己,“这些人的动作举止,为什么这么不一样?是不是因为,他们来的世界就是这么不一样?若是这样,那我要更努力、更努力,把我自己推到那个世界去。”   为了念哈佛,她必须要申请奖学金,找遍了所有的奖学金信息,她发现纽约时报提供全额的奖学金,足够让她去念昂贵的哈佛。面试的那天,她连一件象样的衣服都没有,穿着一件破烂衣服,罩上一件向姊姊借来的大衣勉强充场面。果然,她得到了那笔奖金,进了哈佛。领奖致词的那天,她说,她的生命就在那一刻,将永远地被改变。Liz Murray,一个最贫穷,也最勇敢的哈佛女孩。

展开

发表短评(已有10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