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 国家/地区:台湾
  • 9.4
引进T.F.K.C职业格斗赛的段宇桥,本身除了是国际认定的格斗天王,也是“段氏娱乐世纪”企业的天之骄子,知道父亲和叶家昔日曾是格斗死对头,并发生过憾事,如今叶家早已没落,仅剩的资产“格斗馆”也被“段氏娱乐世纪”所搜购,打算改建为商业大楼,屡次催促逼迫,格斗馆人始终赖着不走,宇桥决定亲自出面前去“处理”一下,这才赫然发现,馆主居然是个凶悍又顽固的女生—叶优里,她带领着几名男生学员在那儿硬撑,优里态度强硬,誓言死守“格斗馆”,决不妥协,宇桥反而对优里寡目相看,也决定非追到优里不可,在宇桥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之下,父亲终于被打动,将“格斗馆”改为租赁关系,拆建的危机顿时解除,而宇桥和优里的感情也在彼此心中渐渐萌芽。 然而优里心里始终有一层阴影,她的父亲叶安达—曾经是夺得“王者之魂”的格斗天王,然而却在她出世以前就远走他乡,断了音讯,从她有记忆以来,她的母亲就陷入忧郁症的折磨当中,她的童年充满辛酸和泪水,没有保护、倚赖、撒娇、温暖…有的是独立、坚强、防卫、强悍…在优里弱小的心灵中种下了不信任的种子,她再也不相信世上有长长久久的爱情,但她确定世上有永永远远的伤害。 于是面对热情多金、潇洒倜傥的宇桥,是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可是优里却不敢放任自己的感情,宁愿咬紧牙关的“矜持”到底,她不是惧怕爱情,而是惧怕爱太深之后不能承受那份伤害,这样的优里让宇桥好苦恼,可是又无法放手,若即若离在两人之间苦苦纠缠着、拉扯着…。 混迹市井的英琦,为了帮母亲阿彩买下菜场的摊位却被骗,受地下钱庄的恐吓威逼,到地下格斗场去挨打赚钱,暗恋英崎的小葵得知后,想尽办法要替英崎解决,要英琦牵线,找Firebird帮忙,让她到格斗场上做“Show Girl”,不料Firebird见了小葵之后,别有居心,一出手就是廿五万,英琦、小葵正自惊讶行情怎会如此之好,小葵已被强行带走,英崎十万火急的到处打探,好不容易得知地点,及时赶到抢救出小葵,之后打算一肩扛下此事,却遭到优里的误会,有口难言的说不清,还好后来优里终于了解了原委,却让英崎对她寡目相看。 英崎硬着头皮前去任Firebird处置,正被其手下痛殴之际,优里等人及时赶到,挺身相救,英琦对优里不但充满感激,更情不自禁的一见钟情了。 一场风暴正在段家悄悄的蕴酿中,段元博再娶之妻—李美津,带ㄧ对儿女(研浩与朵儿)进入段家,研浩心机深沉,视宇桥为眼中钉,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知元博和宇桥的血型竟然不合,宇桥根本不是元博的儿子,研浩在元博面前揭穿此事,元博大受打击,心脏病发,研浩却狠心的不给救命之药,导致元博变成全身瘫痪、无法言语,只有脑子还能转动的活死人,击溃了元博,下一个当然是宇桥,就在T.F.K.C卫冕王争霸战开打前一分钟,研浩告诉了宇桥残酷的身世,宇桥当场崩溃,未战已先败,他不止输掉了卫冕王的宝座,还输掉了所有的一切,因为研浩掌握着所有有利的法律文件,轻而易举的将宇桥拥有的一切彻底剥夺,并打废了宇桥的“黄金手臂”,将他逐出家门。 一夕间从王子变成落魄乞丐的宇桥,身心灵皆受到重创,沦落街头,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幸而优里等人拼命的寻找,终于把他救回了“格斗馆”安顿,但在宇桥心中仍有无法言喻的痛。 朵儿本就从小暗恋着宇桥,但受制于“兄妹”之名而必须默默压抑,当她发现哥哥研浩有不良企图时,强烈的挺身而出要捍卫宇桥,逼得研浩不得不屡次强力的阻止她,如今在得知宇桥原来根本不是段家骨血时,简直欣喜若狂,这么一来,她再也不必有所束缚了,她冲到“格斗馆”找宇桥,一片真心的向他表白,却被宇桥拒绝,受到刺激的朵儿,加上研浩的挑拨,不禁由爱生恨,反过来百般的刁难“格斗馆”,对优里更是不假颜色。 “格斗馆”的租约被动了手脚,优里面临研浩、朵儿的强力压迫,眼看缴不出租金就要被扫地出门了,为筹措金钱,优里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大家也都一筹莫展,就在这紧急时刻,突然峰回路转,出现了一位华叔,自称曾是优里父亲之友,见优里受到压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竟然大方的拿出整年租金,适时的解决了优里的燃眉之急。 “格斗馆”的危机虽然暂时解除,但宇桥和优里的感情危机才刚开始,极度的消沈和忧郁,让宇桥和先前简直判若两人,事实上,他也的确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本来两人之间的障碍是优里紧闭着心房,如今却换成是宇桥封闭了他的心门。为了宇桥、也为了自己,优里痛定思痛,认真思考出一个方向来,她做格斗经纪人,宇桥虽然不能再打格斗,但他的技术全在他的脑子里,他可以做为一个顶尖的教练,至于格斗选手…天生快腿的英崎,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格斗场上不可多得的人才。 英崎一听要他去当格斗选手,简直如闻天方夜谭,完全排斥,然而在优里千方百计、不断坚持之下,终于折服了英崎,于是优里、宇桥、英崎三人,组成了一个“梦想铁三角”,目标就是打进T.F.K.C。魔鬼训练立时展开,宇桥和英崎之间的冲突不断,两人在感情和能力上的频频较劲,简直搞得优里一个头三个大,其中有血、有笑、更有泪,在训练的过程中,多角的爱情习题也就此展开了纠缠…。 然而在研浩的围堵政策下,英崎根本无法参加任何一场正式的比赛,于是他们只好从外围慢慢打起,他们的努力毕竟没有白费,过关斩将的速度惊人,英崎很快的闯出了名号,女性经纪人的优里也随之声名大噪,名利像滚雪球一样的来到,几乎令他们一度差点迷失了,幸而一直守在旁边的华叔,不时加以点醒着,总算稳住优里等人的阵脚。 其实,华叔真正的身份正是优里的亲生父亲—叶安达。叶安达当年是段元博的对手,在维护“王者之魂”—格斗最高荣誉的重重压力底下,安达一时冲动的在比赛前夕,偷偷在饮料中下药,企图影响元博的战力,不料饮料却阴错阳差的被卫清ㄧ喝下,导致清一身体状况出了变化,在练拳当中,元博不幸将清ㄧ打死了,安达饱受良心谴责而远走他乡。事隔廿多年,他终于重回故乡,鼓起勇气来面对女儿优里,面对ㄧ切…。 而清一的太太阿彩,当年正逢生产之际,得知丈夫不小心被元博错手打死,顿时天崩地裂,当时元博之前妻—若莎同样临盆,与阿彩ㄧ样产下儿子,在愤恨激动之下,阿彩将自己的儿子与若纱的儿子互换…。 英崎与宇桥的生世终于真相大白,阿彩忍不住想和宇桥相认,宇桥心痛之余,决心要让英琦正名,研浩辗转得知后, 抓住人性的弱点,说服阿彩隐瞒下去,他就网开一面,让宇桥回到段氏企业。 分化的力量一向惊人,在研浩设计之下,英琦遭到了众人的误解,爱情上他被宇桥打败,亲情上他也莫名的被宇桥打败,双重刺激之下,他竟投靠敌营,变成研浩的人。 偏偏此时水到渠成,优里他们终于争取到挑战T.F.K.C卫冕王的比赛了。宇桥不得不出面代表“格斗馆”,而英琦在研浩的安排下,变成新卫冕王,两人成为决斗对手。比赛前,特制的化学药剂悄悄注射在英琦拳套上,使之坚硬如石,研浩意图在赛事中击毙宇桥。 宇桥大难不死,脑部却受了重伤,失去记忆,优里崩溃。研浩索性将计就计,对外宣称终于找到失踪多时的兄长,虽然宇桥不是段家人,但永远是他心目中的哥哥,何况一旦朵儿与他完婚,那不就又是一家人了吗?于是盛大迎回宇桥,并准备婚礼。优里重新振作后,发挥她不屈不饶的精神,努力且勇敢的的追回她的宇桥…。 多角的爱情习题本就难解,加诸上一代复杂的恩怨关系,爱恨情仇的战争就此展开…;自此宇桥、英琦、优里三人陷入了一段密不可分,却又矛盾的关系,但为达理想与目标他们必须携手奋斗,并发展ㄧ段爱与荣誉的故事…。

发表短评(已有102条评论)

猜你喜欢

换一换